信仰一家人

證道搜尋




電影《賓虛》:「走出無助」的一瓢涼水


《賓虛》,至今可算是唯一仍能讓我因基督被釘而感動落淚的電影。很早便已想為它撰文,卻躊躇於1959年的老片有多少人會注意。但近日閱到網上某些評論,再次燃起我寫作的心。這些評論刻意以同運角度論斷主角猶大·賓虛(Jodah Ben-Hur)與朋友的關係,把友情誣為肉慾。若對任何事情作評論時,不能客觀地把自身有色鏡片拿下,那麼生死相交的《投名狀》難免成「斷袖」契約,肝膽相照的「桃園結義」也只是「分桃」派對!


然而,論述《賓虛》時,若只花精力於回應某種極端看法,實是浪費了這史詩式電影。引發我思考的純是電影本身的豐富內涵,裡面包含著不少對比,引帶出許多我對人生抉擇的思考。

朋友與敵人
這裡無意與《賓虛2016》作對比,個人認為,兩者實在相差甚遠。但有一點需指出的,便是2016版對人的信心似乎多了一點。主角們的化友為敵,到最後又戲劇性地化敵為友,雖用上宗教性的理由,卻顯得頗牽強,也實在是把人性看得過於簡單了。

是的,志向相投,朋友真可以為之兩肋插刀;然而,話不投機時,朋友與敵人也可能只是一線之間的個人選擇。這些年這小城的相類故事已發生不少吧!你最近又unfriend了誰?!

再集中看1959年版的《賓虛》,兒時好友(羅馬人)馬薩拉對猶太人主角的出賣,突顯了人性的陰暗與不可信。友誼可輕易棄如敝屣,為的只是叫猶太人畏懼自己!「投名狀」只為投效一己之名,可茲利用的工具!

惟當一個陌生的拿撒勒木匠向絕望的賓虛伸出援手時,讓主角走出陰霾,也讓這無信的世代仍存著一絲盼望。

無助與全能
人,既無信亦無能。人心,也只能隨著環境而起伏變化。在今天看來略為緩慢的三小時劇情,卻把人物性格細膩描寫,完全掌握了主角的心理變化。開始時,養尊處優中的賓虛可輕談愛心;驟然落於苦難時,便仇恨蓋眼,看不到其他。人,連自己的愛恨情仇也無能管牢。

面對突然而來的災禍,無能的賓虛更是全然的無助,被流放往勞役路上,只剩餘力呼求非人力的幫助。幫助來了,基督的一瓢涼水,給主角解了渴,也給了他莫以名狀的生存勇氣。

活水,絕非人間的恩賜!

電影末段時,基督踏上十架苦路,賓虛欲報基督涼水之恩,卻被士兵當場踢翻!

你明白了嗎?年少時不識好歹,胸懷抱負,意氣風發,「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」,要為神發光發熱;年長後識盡人之限,「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」,只能道一聲「天涼好個秋」,因為連給祂一瓢涼水你也無能為力!

原來,從來只有祂是你的幫助!反之,你卻不是,也不能成為祂的幫助!你能做到最好的,便只是配合祂的幫助,讓祂發光發熱!

與遠
基督的一瓢涼水,曾令賓虛燃起活下去的勇氣。當刻,他與基督是臉對臉、近距離接觸。渴,止住了;望著眼前的基督,他莫名的感動,最後不捨地被驅離開時,仍不斷回望基督。一路上,主角仇恨仍存;但感動,也長留於心!

及後,仇恨令主角除了報復外,甚麼也看不見。鏡頭下,賓虛與基督的距離拉開得很遠。他只願與山上的耶穌遙遙對望,不肯走近!看不清基督的臉,被苦毒糾纏的他便轉身繼續走遠。

望著每個人,山上的基督也必然看到漸行漸遠的主角,祂的心也痛極了!
神聖的感動,是需要你親自走近去面對,去接受。最後,主角放下自我,跑向耶穌,看清祂的臉了!

看著苦路上的基督,看著十架上的羔羊,「曾給我活下去勇氣的他,何竟要受這種對待?!」賓虛內心再次被觸動,緊握著刀的手開始顫動了。

宏大與微小
《賓虛》故事是以奧古斯都(Augustus)在位時開始。奧古斯都是偉大的君王,他剿平一切敵對勢力,統一了分裂的羅馬帝國,為國家帶來了強大而和平的日子。他的統治被羅馬世界稱頌為「羅馬和平」時期(Pax Romana)。一塊公元前一世紀的碑文稱奧古斯都為「世界的救主」;一封小亞細亞的公函更推許他的誕生為世界帶來「福音」。羅馬帝國也自視為古世界先進文明的代表,肩負著開化和統治周邊蠻夷的責任。(事實上,1959年的《賓虛》或多或少影射著二戰後充滿自信的美國。)電影充滿了羅馬帝國顛峰時期的宏偉浩大,也不時表露出羅馬帝皇的人神權威。馬薩拉便自恃是羅馬文明和人神的代表,管治未開化的猶太人。

只是,《賓虛》要歌頌的,不是帝國的偉大,不是人的偉大。電影開始時,在廣角鏡頭的宏觀視野下,羅馬帝國人數極多的軍隊正從一個方向往耶路撒冷進發。地上君王氣勢之盛,予人無比壓力。只是,鏡頭一轉,卻見基督孤身一人,緩緩的往另一方向走去。鏡頭下,出現了一個極大的反差——完全不成比例的人數差距;完全不同的方向!

雄赳赳的帝國軍隊,並沒為世界帶來真正的和平拯救。電影頌讚的,是那看似孤立無援,最後更是無力地被掛上木頭的被殺羔羊。「父啊!赦免他們,因為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知道。」這偉大的「赦免」的福音,有力地熄滅主角心中仇恨之火,拿下他手中復讎的刀!


神聖的感動,以一瓢涼水臨到了賓虛,也以不同的方式臨到曾朝拜初生聖嬰的三博士之一。離開馬槽後,博士的人生已走不回頭,世界不再是他的家!他內心唯一的渴望,便是再與主相遇!

在每天面對聖與俗的挑戰和抉擇時,你願意活出當初嘗過的神聖的感動嗎?
電影全名與原小說一樣,是《賓虛—基督的故事》(Ben-Hur: A Tale of the Christ)。猶大·賓虛像是自己人生的主角,但《賓虛》清楚告訴我們:不管你在世的成就如何宏大,人也只是大環境中的一個小個體。真正宏大的是背後掌管一切的真主角。《賓虛》,真正的主角是基督!《賓虛》,是祂的故事(His-story)!

甚願我們的一生都是祂的故事!


撰文/劉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