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仰一家人

證道搜尋




Ada 師母書架
巨人之戰:屬靈巨人遇上絕望巨人實錄

近年在我書架上送出最多的書是這一本《司布真的哀愁:苦於抑鬱症之人的實際盼望》(扎克·艾斯懷著 麥種出版)。

「傳道人王子」司布真牧師(1834-1892)一生與憂鬱症長期共活直至離世。 這位被神如此重用的屬靈巨人自22歲那年遇上「絕望巨人」,就一直苦囚於懷疑堡壘黑暗的地牢。

雖長囚於痛苦黑暗之夜,但司布真站在宣講真光的講臺上卻從不忌諱地講述自己憂鬱之歷程。請試想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這也絕不平常;有關情緒病、抑鬱症、焦慮症、精神病的談論也只是近幾年才更多由枱底搬上枱面。情緒病尤如醜聞,多時病者及家人都感恥辱,不願談及甚至逃避醫治。司牧師公開分享他的生命,向他那代人見證了:憂傷有一個救主。現在即使百多年過去,藉《司布真的哀愁》一書,同樣也向我們這代人留下同一見證。

現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,近乎影響每一個人的生活,而到今天為止世界已有超過2500萬人確診,但在一起面對的同時,也不可忽視另一隱形殺手 ——「抑鬱症」的威脅。 雖然沒有在媒體中每天更新數字,但全球抑鬱症患者估計正超過一億人。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公佈,抑鬱症已成為全球疾病排行榜的第二位,發病率僅次於心臟病。我們身處的香港本已是高壓的城市,受疫情及社運衝擊下,此刻情緒的警號更響過不停。港大精神醫學系上月剛出的調查甚至發現七成受訪者現中、高度或嚴重抑鬱症狀!原來抑鬱症這「絕望巨人」在我們不為意間已脹大成不能想像的超級巨人了!

我曾經陪伴至愛的外子、多年老友和神家弟兄姊妹同行一里又一里與「絕望巨人」正面交鋒的日子,雖只是站在他們旁邊,也感受到抑鬱症那份肆虐和猖狂。我看見這病多時一下子就把一個人的信、望、愛一起全吃掉!那份絕望和無助感,加上感受不到愛的那份痛苦和黑暗,同時在懷疑幽谷徘徊的煎熬和信心掙扎。「絕望巨人」絕不只是本仁約翰牧師《天路歴程》的虛擬角色,而是他自己、司布真和億萬人真實面對憂傷路上的超級巨人。

在陪伴至愛親朋的路上,我開始閱讀一定數量有關抑鬱症的書籍。當中發現了這本確如書名所言能給「苦於抑鬱症之人(和其親友)實際盼望」的寶書。作者艾斯懷牧師把屬靈巨人司布真曾在講壇上分享自己與「絕望巨人」對峙的材料抽出重新整理,把這36年來兩位巨人的爭戰實錄分三個部份編成了書:嘗試了解抑鬱學習如何幫助抑鬱症患者學習天天與抑鬱為伍

嘗試了解抑鬱
本來抑鬱症這古老的病相比去年才出現的新冠肺炎,我們對它的了解、醫療方法、痊癒率等認知理應多很多,但事實卻非如此。即使近年坊間對抑鬱症的討論是多了,但仍多時被誤會為只是「懶惰、思想太消極,甚至是有罪的表現和信心軟弱」。《司布真的哀愁》在幫助讀者了解抑鬱症時,也澄清了誤解並加上定義。但我如此欣賞這書是因為他在理性的定義以外,同時嘗試把讀者帶進抑鬱症的第一身感受。 「心靈低落的程度遠超過身體,因為裡面有許多無底洞。肉體最多僅能承受一些傷口,再多就一死了之,但靈魂能以千萬種方式淌血,而且每時每刻死再死。」能了解抑鬱患者的真實感受,是非一般的寶貴。

學習如何幫助抑鬱症患者
書中這部份充滿了智慧和實際的幫助。而其一寶貴的智慧:原來抑鬱症患者的母語是隱喻的,而聖經(特別是詩篇)對抑鬱卻有說不盡的幫助。詩篇所用的隱喻和詞彙有如悲哀的字典,把抑鬱症患者內心也不說不出的黑暗深坑、嚴冬重壓的情緒一幅一幅地描繪了出來。要知道內心痛苦的境況竟得到如此深入的表達和被明白,所帶來的那份安慰和幫助是重大的。

學習天天與抑鬱為伍
屬靈巨人如司布真牧師也終身與抑鬱症同行,不知這事實對你是安慰還是帶來更多疑問?當然每人的經歷不同,我的外子和好友亦能一一康復。

本仁約翰描述「基督徒」在往天堂之路上是要經過懷疑堡壘被囚於內;而司布真更說「憂鬱之路上,行人絡繹不絕,這是天堂之路,神的羊群無一倖免。」

憂鬱症是今天世界第二大疾病,不論你願意與否,這隱形的超級巨人總會有一天突然站在你或親友面前。當那天超級巨人把你推向堆積之悲傷之下,請你記起當天「基督徒」是拿出了聖經的應許神的說話,而打開牢門逃出了山寨。同時也請你不要忘記屬靈巨人司布真牧師和絕望巨人爭戰36年的見證:「懷疑堡壘可能非常堅固,但與絕望巨人爭戰的『那位』更強大!」

最後,我建議在你的書架上長期放著三本《司布真的哀愁》,一本是自己的,兩本是預備隨時送給身邊在絕望巨人陰影下的親戚朋友。


撰文/黎麥美華Ada (更多分享:www.heisgod.org